【来自吉林的大奶妞】

 
  来德国留学几年了,发现身边可供操屄的资源越来越少,本来嘛,出国的人就是男多女少,再加上个把投靠帝国主义的,还有些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,剩下的还有什么啊,歪瓜裂枣的倒是还有一些,这算是聊胜于无吧,有屄操就比闲着没事打手枪强。

  记得我在一家德国汽配厂打工的时候,德国同事之间常开黄色玩笑,一天一个德国人下了夜班正没精打采的,一个上早班的人取笑他,怎么你这么没精神,是昨天没打手枪啊(我印象里当时他说是pistolenichtgegeben),我知道pistole在德语里是手枪的意思,看来老外的色情幽默和咱们也有相通的地方。

  其实我喜欢找刚来德国没几天的女孩,涉世未深,好多事也不懂比较好骗,你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,有些时候没准就能得手。而且有的女孩天生就是贱,今天跟这个睡,明天被那个操,天生的贱逼。

  我在语言班就碰到一个这样的,广东(或是广西的记不清了)女孩,长的挺寒颤,睡过的男人可不少。在国外其实中国人的圈子很小,要是在国人集中的城市,你今天跟媳妇吵个架,明天出门等车的时候就会有N多的同胞关心的问你,昨跟你家那口子吵架了?

  这个广东的女仔,先后换过五六任男朋友,每个男同学都是我们圈里的,而且天南海北的哪都有,北到吉林,南到深圳,西到四川,东到上海,人称睡遍大江南北,屄通各路好汉。

  呵呵,扯远了,主要是回味一下在国外这几年,发现自己真的是变了许多。

  刚来德国的时候,很看不惯一些留学生的做派,今天勾一个,明天搭一双,不嫌恶心吗?

  时间长了,自己也想看了,管他妈的,你不操也是留给别人,送上门来了,就差主动脱裤子亮屄了,你不操,你丫是圣人,有JB鸟用,管她什么屄呢,嫩屄也罢,老屄也好(有些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JB了,按同学的话说,那屄洞早让男人的肉棍子锉平了),反正是屄,我用完你接着用,大家轮流用,咱这也算是提前进入共产主义,呵呵,共产共妻嘛(他奶奶的,老子不远千里来到这个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,到头来倒把身边的女同胞们给共了,想想也是JB扯淡。

  今天说的这个吉林女孩,是我转学到另一座城市以后碰到的,她就住在我隔壁,也应了那句话,窝边有草,何必乱跑,管她嫩草老草,是人家啃过暂时不用的,还是刚长出来没沾腥的,只要她有那意思,咱就别抻着了,一个字,干,俩字,操屄。

  当时我到这所城市有一段日子了,暂时没发现有什么可供开采的资源,即便有也是别人正用着呢,我倒是愿意玩三人游戏,就怕人家两口子不干。她头一天来的时候,有一个男的陪着来看房,说是她的一个什么亲戚,来这边挺早的,帮她找的房子。

  这女孩我乍一看,还有点不适应。因为她长得挺粗的,脸庞有些宽,脸部线条不柔和,嘴有点大,嘴唇倒挺薄,眉毛有些粗,象男孩子一样的,目光炯炯有神,请允许我这样形容她,因为她的脸部特征着实有些男性化)打扮得很艳,是那种有些俗气的艳丽。

  写到这希望东北的朋友们见谅,我觉得并不是说东北的女孩子俗气,不会打扮,只是个人的欣赏口味不同,所谓环肥燕瘦的我觉得俗,也许人家觉得好呢,如果有北方的朋友对我的评价有异议,请绕道或无视,您可以跳过这部分,直接看HIGH的段落。

  说实话,当时我看到她的时候,还真有点小失望,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但在我操过的女孩里,这个大妞算是好上手的,比较直接,想就是想,不绕弯子,也会玩花样,什么口交,六九,后入式,一说就通一插就会,呵呵,很和谐。irgendwo,irgendwann,随时随地,听候召唤,只要想干,俩人情绪对上了,裤子一脱,肥屁股一撅,沙发上,桌子边,到处都是操屄的战场。

  看过房子没多久她就搬来了,她还在上语言班,从初级开始学的,估计基础不怎么好,后来我发现不是一般的不好,而是非常的烂。不过这也好,要不怎么显示出咱的优越性呢,她要是任嘛都会,咱哪还有机会亲近呢。

  她来了几天了,我发现她不怎么上课,天天我从公司实习回来了,她还在家玩呢,电子游戏的声音绕梁不绝。看,又是一花家长钱不心疼的小姑奶奶。

  我一般只是在她做饭的时候碰到她,这妞,果然够开放,大白天的在家穿吊带裙,露出宽宽的肩膀(可不是女孩们向往的小香肩),领口很低,里面竟然是不带肩带的乳罩,半拉大奶子都暴露无余,深深的乳沟看的一清二楚,随着她的身体的走动,两个奶子一跳一跳的,仿佛要从小小的奶罩里蹦出来,看的我真是眼红心跳,血液上涌,就差底下没立起来了。

  裙子挺短,粗粗的大腿漏出来一半,胳膊腿上的肉不少,尤其是大腿,看着真肥,手感想必差不了。

  她的皮肤算不上细腻,明显的有些粗糙,不算白,但是很肉感。裙子里面的三角裤衩清晰可见,我向毛主席保证,不是隐约可见,而是清晰可见看的真真,白色的,前后的三角都不大,后面露半拉屁股,前面勉强遮住外阴部,要是那布料在薄点,里面的倒三角状的阴毛都能看见了。

  下面一双宽宽的脚丫子,挺厚实,挺肥,象鸭掌一样。

  我发现南方女生的脚普遍长的小巧,比例好,北方特指内蒙,东北一带的,女孩的脚偏大,而且比较宽,脚掌厚实。在家里也没忘了画眉毛,眉毛粗粗的,眼神炯炯的。她见了我总是主动打招呼,X哥X哥的叫的挺亲,我心说,妹妹,你认错人了,我可是想和你上床,想操你的逼洞呢。

  她的外语学的确实是真烂,时不时的问我一些语言方面的问题,我总是很有耐心的解答,毛主席说过,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,在战术上重视敌人。

  操逼这事同理。我们要相信自己,这个逼洞最终是属于我们的但是为了顺利进洞,前期的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我越来越喜欢这项工作了,因为每次给她讲解的时候,她的一对大奶都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晃动,似乎象在引诱我似的,想摸吗,来吧,上手吧。

  她来我这问问题,总喜欢站在我身边,有椅子不坐,我给她讲解,她弯腰弓身,我透过她的低领口,已经清晰的看到她的一对肥乳,领口很松,奶罩也小,乳房晃来晃去,我的眼睛跟着动,看着看着,放佛两只眼睛里要长出手来,伸进她的领口去触摸那一对肥白的奶子,她的奶子是纺锤形的,躬身的时候自然的下垂。

  唉,这他奶奶的明显是在引诱老子,嗯,既然她这么放的开,小爷我也就甭客气了。

  我的工作分三步走,第一步语言挑逗,经常肉麻的夸她身材好,三围突出,惹火。她听了我的肉麻的吹捧,非常受用,NND,莫非是个骚货,底下空洞洞的,怕是比我还想。第一步试探成功,开始往下进展,感觉离她的屄洞近了。第二步,动手动脚,呵呵,就算是性骚扰吧,撩拨撩拨看她啥反应,要是不拒绝,那咱就接着向下,直捣她的又深又热的洞穴。

  我的第二步行动方案没多大问题,没有遭到对方的反抗,怎么着,她还想诱J深入,倒采花不成,那我可是碰到对手了。时间长了,一来二去的,时不时地眉目传情,她也不是什么雏了,郎有情,女有意,看来我俩要成。这女孩就这点好,不抻着,想玩就是想玩,索性放开了,大家两便。哎呀,只说男人好色,其实女人色起来不比男人差。

  开洞大典那天,她邀我去她那屋看片,美剧啊,带点儿情色的语言调情,其中有一段,一个女孩问一个操过屄的男生,ML是什么感觉,那男生很隐晦的形容了一下,就是你的手指插进刚出炉的奶油蛋糕里的感觉,热热的,很舒服。

  她没听懂,让我给她翻译,我添油加醋的解释,她哈哈的大笑起来,问我,X哥,你是不是也有过这感觉啊。我哼哈的应着,手不自觉地搭在她裸露的肩膀上,她没拒绝,我胆壮了起来,顺着胳膊往下摸,她顺势往我这倒,手到了她腰那,向后摸到后背,从她的吊带衫里进去,摸到后腰上的肉,真肥啊。

  重点在上面的两个基本点,那俩大奶,不在其他地方恋战,直奔主题,奶罩的搭扣解开(我这手法老到的很,从二十岁开始,解了不少了)探到前面,呵,革命成功了,奶子到手了,爽,这俩大面团,软,肉,酥,我捏我捏,这时的她开始浪叫了,声音高亢,很配合嘛,我喜欢。

  另一只手别闲着,向胜利进军,往敌人的裤裆里去,到最诱人的地方去,到最需要JB的地方去。顺利地摸到她的黑三角,湿了,找到阴蒂的位置,给她按摩按摩,做好进洞前的准备工作。

  我正打算扒她的裤子把她往床上抱,她却做了一个让我意外而又分外惊喜的动作,她弯下腰,主动去解我的腰带,把我的大JJ往外掏,她一手抓住我的JJ,张开性感的大嘴,开始吃我的JJ,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看来是遇到高人了啊,比我会玩,好,爷陪你,舍精陪婊子。

  你敢玩,我就敢接招。我按着她的头部,开始套弄,JJ在她大嘴巴的帮助下,越来越大了。

  看来她的经验似乎不在本狼之下。

  她吃了一会儿,把我的已经变硬的JJ吐出来,站起身来背对着我,上身趴到了桌子上,不等她回头,我就明白她的意思,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不需要太多的语言,就让我的JJ迎着她的湿润的屄洞前进吧。

  我抓住她的裤腰往下一带,她的裤子直接扒到了脚面上,一个大屁股彻底的暴露在我面前,随着裤子的脱落,屁股上的肉颤动着,屁股沟很深,我的手落在她的俩盘屁股上,只恨自己的手小,她的屁股和她的奶子一样,很肉,但很软,肌肉比较松弛希望屄洞别那么松就成。

  我用手拍了拍,手起掌落,她的臀肉颤巍巍的,真肥啊。

  她的腰身不很细,不是那种梨形的大屁股细腰,而是腰粗股肥,不过怎么说呢,也是别有一番韵味,两手分开肥肥的屁股,阴毛掩映下的屄洞就在眼前,零乱的阴毛布满了肥厚的阴唇(她的大阴唇像怀孕的女人似的,特别厚,不好看,总之对她的评价就两个字,肥,骚。两片小阴唇呈褐色,皱巴巴的,挺长得,把屄洞全盖住了。

  这种屄学名应该叫蝴蝶屄。NND,老子的JJ胀的不行了,还管她什么屄呢,有洞就行。她的会阴也是褐色的,屁眼外的褶皱不少,黑黑的,看着让人觉得不舒服。

  JJ刚才让她的猩红大嘴吃了半天了,这会儿再对着这么个磨盘似的屁股,早已经挺枪直立了,象一门蓄势待发的小钢炮,准备把充足的弹药倾泻到那个深不可测的洞穴里。

  我用手分开那丑陋的两片肉,漏出里面的粉色的嫩肉(她这个屄里的颜色有些不新鲜了,也许个人感觉吧),水汪汪的早已经泛滥了。

  JJ在洞口蹭了俩下,进去了。靠,挺深,末根进入居然没到底,玛丽隔壁的,难道碰到无底洞了。停了停,感觉不算很紧,也还可以,洞都进了,还管那么多干嘛,老子又不是花钱操屄,松就松点吧。

  我把着她的水桶腰,开始撞击这个大肥腚,肥肥的臀肉在撞击下颤抖,来来回回的好象是一拨拨的细浪,看着让人眼昏,这种眩晕的感觉慢慢的往上涌,JJ在肥屄里畅游,象坐船一样,就是有点晕船。

  我放慢些速度,手往前伸,抓住两个纺锤形的大奶,我捏,我揉,我拼命的揉,在我的大力之下,身下的她开始浪叫,声音有些粗,但很真实,让人感觉非常的野性,我只觉得身体里的本能的部分被她的叫声激发出来,这条母狗,真他妈的不是省油灯啊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JJ慢慢有了麻酥的感觉,好像有根筋往起蹦,血往上涌,我俯下身,开始用力冲刺,两手把住她腰间的赘肉,戳戳戳,终于,JJ在阴道里射出了一串子弹,她的两腿有些发抖,大声地尖叫,配合着我的冲刺,屄洞里的肌肉开始收缩,我重重的喘着粗气,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,JJ不停的跳动,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。

栏目最新更新小说